顾君辞

墙头众多,可能摸着摸着就跑了,鸽子精转世。
我三岁,你呢_(:з)∠)_

当初八上和八下是哭着看完的,从云彩死,潘子死到十年之约

几个意难平现在到都还好了,毕竟瓶邪黑花都好好的

沙海电视剧里,黑爷给花爷的备注是“花儿”我都惊了

剩下的三个,大概就是潘子的那曲红高粱,胖子天边飞走的云彩和那个连死都如此唯美的阿宁了

(来自盗墓笔记8年+粉的回答🙈)

浮生(闲萍,带了点青眉竹马,范建费介打酱油)

(ooc属于我,闲萍和青眉竹马的美好属于世界)

(BE警告⚠️糖里带刀警告⚠️)

(闲萍亲情向,青眉竹马暗戳戳的带了点可幻想的颜色)

(只看了剧,私设如山,不喜欢的话,别喷我QwQ)

(如果叶青眉没死,是不是就可以这么发展了?)

(修的浮生半日闲)


“小竹竹~”叶青眉又一次扑了上去,当着他的面,一口亲在了五竹脸上。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却是笑着摇了摇头。 

 

“小姐有孕在身,还是安稳些的好。”他看着那早已显出的孕肚,最终还是忍不住又一次嘱咐了起来。 

 

“诶,知道啦~”叶青眉也是习惯了。面前的男人,长得秀气,心也生得不知道比她细了多少倍。“我肚子里是个儿子,这胎教就得教他坚强。” 

 

他早就习惯了叶青眉的胡言乱语,这会自然将“胎教”直接归于胡话一类了。“说起来,小姐可想过名字没有?”哪里能确定是儿子?他心中暗自忖度,名字还是选两个的好。 

 

“想好了!修的浮生半日闲,名就叫闲了。我也不指望啥,他就无忧无虑,做个闲人吧。这姓嘛,终归不能没有父亲,借范建的姓用用吧。”叶青眉摇头晃脑,胳膊始终挂在五竹的肩上。 

 

“范闲,好名字。”他点点头,轻声说道。她选的,都是好的。范闲,这最好是个小少爷,要是个小小姐,这名字恐怕就用不得了。 

 

日子一天天过了,转眼间就到了叶青眉临盆的时候。他在门外和五竹,范建一起候着。虽说他也想进去,但是产婆硬生生拦着。还念叨,无论如何,他都是男儿身。不行,绝对不行。 

 

最后他只得作罢。 

 

这么多年了,那天的情景他依旧记得深刻。房间里除了一般妇人生产都会有的惨叫声以外,还夹杂着他听不懂的胡言乱语。但意思也理解的差不多,毕竟“我去你x的”和“疼死老娘了”这两句话他还是听得懂的。 

 

后来,叶青眉还真就生了个小少爷。他和五竹便全心全力的抚养,范建也借着“他跟我姓,是我义子”的名义,三天两头儿过来看看。 

 

再后来,范闲慢慢长大。他叫来了三处的费介,教范闲用毒,五竹则变成了师父,教范闲武功。隔三差五的,还会一大早,就被叶青眉藉由“老娘心疼我儿子了,小竹竹过来安慰我”的借口,拉进房间,很久不出来。 

 

这时候他就会托人去叫费介,然后拉着范闲的手,带他去院子里逛逛。看着范闲在身前跑,自己就慢悠悠的跟在后面。他这腿,好不了了。但范闲就喜欢坐在他膝上,让他讲检察院的故事。 

 

每到这时,他都想起叶青眉说的那句,“修的浮生半日闲”。 

 

等费介一来,这师徒俩便会开始一天的“针锋相对”。互相下毒,不亦乐乎。傍晚时分,范闲的功课学好了,叶青眉和五竹也从房间里出来了。晚上其乐融融的吃个饭,有时叶青眉也亲自下厨,切个白萝卜,再被自家儿子翻个白眼,嫌弃一番。 

 

再后来,范闲年满20,到了冠礼。叶青眉便给他取了表字“安之”。用她的话说,“既来之,则安之。咱们都一样。”然后,就和他们最初安排的一样。范闲拿着提司腰牌,大摇大摆的进了监察院,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把监察院闹了个鸡飞狗跳。 

 

他看着头疼,但也是毫无办法。一点一点帮他查漏补缺,收拾结尾。当然,范闲还是有那么点过意不去,每当尘埃落定,都会推着他在院里逛逛,说说闲话,拉拉家常。 

 

看着那么个聪慧机敏,伶牙俐齿的人,被他一句一个小时候揶揄得抓耳挠腮,却又处处顺着他,实在让他恼不起来,也就一直随他去了。 

 

日子就这么往常过着。他想着,虽然叫陈萍萍,但自己这一辈子,也不算是浮萍,小姐和小少爷,就是他的光,他的根。 

 

 

 

第一刀,祭天肉。 

 

第二刀,遮眼罩。 

 

凌迟处死,说是多少刀,中间就必须一直活着。陈萍萍记得他曾对洪四庠说,“穷途末路之人,所要的,不过是个颜面。洪公公,若你我有此一日,肯受此辱?”可惜啊,他的颜面,一刀一刀,早就没了。 

 

他其实也不图脸面,他恨的是没让庆帝给叶青眉陪葬。“小姐,我来见你了。”他想释然,但终究不得法门。 

 

因为,他心尖上的肉,那个孩子,他的光和根,他再无法护他,无法保他,无法为他铺路,无法帮他铲除异己,无法允他肆意妄为。 

 

他突然像是回到了梦中的太平别院,看到了叶青眉笑着招呼他一起吃饭,看到了范闲趴在他的轮椅背上,跟他讲京城的奇闻趣事。 

 

修的浮生半日闲。

猹猹的签绘好看炸了!!!!! @猹猹籽 

给昏罗帐太太《女巫孵化的声音》的长评

讲实话,我最早入欧美圈是属于圈地自萌的类型。直到今年2月才发现,哇,居然有人跟我喜欢的一样诶!!

 

我对于斯莉的爱,大概是在我没看过hp的时候,去环球影城就买了斯内普的魔杖,在看了hp之后,最爱的人是斯内普,最爱的cp是斯莉,最虐我的,也是斯莉。

 

记得在Lof上看过一句话,一辈子不长,不爱就不爱吧。但是,这句话说来简单,做到,太难了。就像斯内普,一定要在莉莉死亡的时候,才完整表达出他所有的爱,并用已经没有莉莉的全部人生来忏悔,直到死亡。

 

有次开玩笑,跟基友说:“我发誓我绝不看hp的7下。”她说:“别看,不看就吃不到这把刀。”真的么?hp全程未变的两份爱,最明显的是莉莉给予哈利的,最难察觉的,是斯内普的always。刀,处处都是,他对莉莉的爱也处处都是。

 

悄咪咪说,我梦到过差不多的剧情——在没看文之前。我梦到了老师斯内普和小莉莉。我希望莉莉能给斯内普一个机会,给他埋在心底的爱,给他们曾经可能会拥有的未来,给她自己一个机会。

 

其实他俩一直是互相吸引的,就像两个人的灵魂本来就是一体的。

 

有段时间嗑斯莉嗑疯了,睁眼闭眼都是斯内普抱着莉莉的尸体哭。然后,抱着随便搜搜的心态,在Lof上看到了这篇文。救我狗命。天知道我在课上看文不敢笑,憋的多痛苦。

 

万圣节悲伤的化解,对莉莉彻底敞开心扉的斯内普,面对斯内普大胆示爱的莉莉,再也无法干扰他们感情的詹姆和小天狼星,拥有自己完好人生的卢平,拥有了恋人的唐克斯,还有委委屈屈的怨念斯内普的闺女宛如又一个黑魔王还进了格兰芬多的邓布利多,这才是我想看到的故事。

 

诚然hp是部神作,但是太多太多的遗憾让人扼腕叹息,让人哭到眼泪都流不出来,让人心揪着疼。

 

可是笑着笑着就想哭了。如果斯内普在莉莉活着的时候也敞开心扉,是不是结局就不一样了?是不是格兰芬多那该死的正义感,没有过度感染莉莉,结局就不一样了?结局不一样,是不是他们就都能活着拥有自己美好的一生了?

 

因为有斯内普,莉莉才真正拥有一份不计付出,不求回报的爱。

 

因为有莉莉,斯内普的世界才有光。

 

或者说,只有莉莉活着,斯内普才算是活着。


最后求扩列!!求出本!! @昏罗帐 吹爆太太!!

蛇与狼与知更鸟(锤基,黑童谣au,He)

【ooc预警】

【最初的脑洞源于 @铭酱Sakura 的一张图】

【故事背景是V家贼早的一首歌,叫かこめかこめ,黑童谣,视频也很黑,慎】

【He,知更鸟代表了爱情】

【我就是喜欢黑童谣233333】

【阅读愉快~


【他躲在那个箱子里面,旁边软软湿湿,带着点温热的东西,他不想去思考是什么,但是答案呼之欲出。他后悔了,他不该在睡不着时出来遛弯,不该走到院长办公室,不该偷听到会让他送命的对话。他早该想到的。他自诩是这里最聪明的一个,所有人都把他比做蛇,聪明,狡猾,又不失狠厉,果断。他早该想到的。


 

现在,这个他蜷缩起来只占半个的箱子中,放着他的结局。他躲在里面,捂着自己的嘴努力不发出声音。他听得到脚步声,很急促,而且越来越近,直到停下。箱子有个缝,他慢慢的低下头,从那个缝里往外看。那个眼睛,就这么出现在他都瞳孔中,然后他听到了箱子打开的声音。


“原来躲到这了啊。我找了你好久呢。晚上不睡觉的孩子,不是乖孩子哦~”院长的声音出现在他头顶,他颤抖的抬起头,看到了院长的笑,和藏在背后闪着银光的刀。院长笑着伸出手,扶住他的肩膀,“孩子,告诉伯伯,你听到了什么?”他感受到院长越握越紧的手,目光瞟到了刚刚的那个温热物体——现在已经冰冷了——小孩子没了头的尸体。


他想起来,刚刚听院长在电话里提到了这个可怜的孩子,他的脑髓卖了6000英镑,当然,这个价格是因为他有先天残疾,脑功能发育并不完全。他还听到院长提到了他的名字。所以他后退了一步,却不小心弄出了声响,院长抬起头在门缝中冲他一笑,仿佛是撒旦在向他招手。


“你是最聪明的孩子。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对么?”他看到了院长离开他肩膀的手,伸进了衣服口袋里,然后,拿出了那根针,缝衣针,“乖孩子,相信我,不疼的。”他仿佛失去了语言能力。那条银舌头就像被剪了,连同他的嗓子,一点声音都发不出,哪怕是大叫。他第一次如此祈求,祈求那个据说只比他大4岁,在他被送来当天就抱着还是婴儿的他不撒手,并从此一直照顾他6年到现在,虽然神经大条,没有脑子,却处处小心维护他的自尊,给予他全部爱的人。他记得那人在他3岁唯一一次走丢后找了整整12个小时,不吃不喝,直到在凌晨将哭到嗓子都哑了的他从废弃仓库里抱出来,留着眼泪发誓他会保护他一辈子。那是他第一次看见他哭,也是唯一一次。


他想起来那些孩子叫他狼,金色的狼,说他冲动易怒,说他虽然善良,但却让人有距离感,说他的气场让人畏惧,就像狼。但是只有他知道,那人才不是什么狼,那人就是只拉布拉多,或者是金毛——总之就是大型犬。每天晚上固执的挤上他的床,抱着他一起睡。虽然他每次嘴上都说着嫌弃,和讽刺,但是,每个晚上他都睡的很安稳。只有今天,他发烧了,被送去了医院。


“乖孩子,很快,一切就结束了。”院长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针碰到了他的嘴唇,刺破了皮肤,疼痛袭来的一瞬间,他看到了那个他祈祷的人,宛如天神降临。】


Loki从睡梦中惊醒。他环顾四周,然后躺回了床上。已经很久没有梦到小时候的事情了。“一定是因为Thor出差了。”他再没了睡意,只是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他和Thor都是孤儿——只不过Thor是小时候被家里的竞争对手偷走,然后丢到了孤儿院,并且在事情发生后就被家人领回,顺便还带走了他——在那个现在被人们当做谈资的孤儿院长大。


那天晚上,他本以为会被院长缝上双唇,然后,一点一点活着挖空他的脑髓,但是没想到,Thor来了。他那天晚上明明发烧将近40度,被送到了几公里外的医院,但是他还是来了。后来他在医院修养的两年里,无意间听到护士谈论。才知道,那天晚上,Thor刚被送到医院输液,就喊着要回去,他怕Loki一个人会做噩梦睡不好,然后,趁着护士不注意,自己拔了针头,跑了将近4个钟头,回到孤儿院。他没在卧室找到Loki,就喊醒了所有的孩子和几个他信任的老师,并在最后关头,找到了他。Loki记得那时候的Thor,像一头发怒的狼。他狠狠扑向了院长,然后一拳砸在了他的鼻梁上。老师们紧跟着也来了,他于是起身,紧紧的抱住了Loki。Loki听见自己叫了一句“Thor”,随后便被抱的更紧。Thor将他金灿灿毛茸茸的脑袋,埋到Loki的脖颈里,随着那里变得湿漉漉的,Loki听到Thor带着哭腔的“我在。”


他的PTSD治疗了两年。这两年里,Thor无论他如何不可理喻,如何打骂,甚至有次还拿小刀捅了自己,都从没有离开过他,也没有一天晚上让他独自一个人睡觉。从小到大,他抱着他睡了整整24年——虽然睡这个字从最开始的名词,变成了现在的动词。Loki有些泄气的想,可能他永远都离不开Thor了,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Thor就是他的光,让他心底的树发芽,茁壮成长,又叫来了知更鸟,停在那棵树的枝头,叫醒心中沉睡的爱意。


天渐渐亮了,Loki翻了个身,从床头柜上拿了手机,才5点,不过无所谓。他给Thor发了条信息,然后,马上收到了回复。他知道Thor无论什么时候,都回马上回复他,尤其是分开的清晨。


“知更鸟又叫了。”

“我也爱你。”

p1自以为最欧,p2陈sir十连,p3老爷子yj送的十连,p4自己攒的十连出了拉狗

说真的,我学妹 @苍狼小幻-毛球球 一奶我,我就各种欧爆棚(p2,p3都是奶后结果)

✧ෆ◞◟˃̶̤⌄˂̶̤⋆biubiu

给临渊太太《人间漂泊》的长评

 @临渊_认真写文 

(长评不用写名字了吧QAQ!!!小学生作文的水平。。。还是起名废,我哭了)

首先,先给太太疯狂打call!!发誓再也追文的我,为了这篇文破例,每次时间到了都眼巴巴的刷lof等更新QwQ

其实看到第四章的时候,还跟朋友开玩笑说,这个简直是be限定了,咋掰成he?但是看完最后一章的最后一个字,突然觉得,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存在着某个平行时空的故事,而作者只是将它记录下来,呈现给了大家而已。我记得当初看盗墓的时候(应该是盗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三叔说,写到最后已经是角色自己在掌控自己的命运,而非作者(大概意思是这样的)。而我看《人间漂泊》也有同样的感想。生或死,是或否,如何选择是角色自己掌控的,而非作者本身。

自认为这是一个作者写作的最高水准,当然,临渊太太达到了。

当我看完《人间漂泊》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其实是《釜山行》里面的老姐妹。姐姐被自私的人关在了门外,妹妹眼睁睁的看着姐姐被僵尸咬死,最后打开车门,拉着全车厢的人同归于尽。朋友在看的时候问我,这样会不会太自私了,我说,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但是如果伤害到我爱的人,我不介意自私一把,拉着所有人一起赴死。就像如果我是loki,我会选择放弃研究疫苗,干脆和Thor远走高飞。

但是人性也很伟大。

就像Thor要带领着反抗军,为那些还活着的人——哪怕是感染者——拼得一个活下去的机会;就像Loki要加入一个并不那么好的组织,去研究疫苗——这个组织就算再垃圾,再邪恶,也至少提供给他了一个可以研究疫苗的地方。他们都希望可以拯救更多的人。他们的所作所为,所付出的代价,所背负的误解,谩骂,背叛,失去,痛苦,折磨,都只为了证明一件事——再脆弱的生命,再不堪的人性,面对末日,面对死亡,都是伟大的,都能迸发出无限大的名为希望的光芒。

而如此闪耀着的他们,所拥有的爱,也会更加热烈,纯粹,又夹杂着绝望与希望。但是恐怕只有这样的爱,才能在末日的世界中存活并且延续下来。同样的,这份爱也足以被任何人尊重。因为这份爱,所背负的东西更为沉重,Volstagg的死、Hogun的死、Sif的死、Fandral的死、Samathea和Katty的死、还有Rumlow的死、和Loki领养的那个小童子军九岁,金头发,蓝眼睛的名叫Orval的孩子。

可是,这些死亡所带来的,不是两人越来越大的鸿沟,而且彼此愈发靠近的心和信仰,以至于他们在经历了所有事情之后,还会被彼此吸引,还会为了那个共同的目标拼上一起,甚至,在不知不觉中感染到身边的人,比如那个不算是站在他们完全对立面的狙击手James Barnes和研究院Banner。

最后,我其实很喜欢太太写下的结尾“对浩瀚的宇宙而言,人类或许渺小。但那份对人性与生命的尊重,以及无论处于何种境地都有的改变现状、战胜自己的勇气,又总会让人类变得伟大。”希望总有一天,我也会拥有这份勇气,让我可以在任何绝望的时刻,都能获得那份微弱却坚定的希望之光。


(写到最后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QAQ我居然真的写了1100字QAQ希望被太太翻牌子,再感叹一句,临渊太太写的真的太棒了!!!疯狂给太太打call!!!!!)@

Odin爸爸希望Thor的情商能及格(锤基,复联三改,He)

Odin爸爸表示自己大儿子的情商一点都不随自己

Frigga妈妈表示,你在睁眼说瞎话

Loki对此表示认同

Thor欲哭无泪【站在家庭地位最底层(Frigga=Loki>Odin>Thor)的雷神】

(双视角,依旧基本无对话,对话我肯定ooc没跑)

(其实跟Odin没啥关系)

(复联的PTSD我自己治自己,我可以!!)

(小虐怡情,ooc预定)

(言灵:最早出自日文。信者认为在言语中,有着一股不可轻视的力量。在英文中,则包含了“soul of language”、“spirit of language”、“power of language”、“power word”、“magic word”、“scared sound”……等,这些涵义。)

正文开始:

Thor坐在火箭身后,看着星河灿烂,“如果最开始,在最开始的开始,把试探全都丢掉,在他提起时给予一个吻,在他绝望时给予一个拥抱,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他最近总是在思考这个问题。他记不起自己第一次受伤是什么时候了,但是却清晰的记得1400多年前,那个小骗子狠狠的捅了自己一刀。他不记得有多少女人跟他表白,但是却清晰的记得在那个昏暗的房间,他弟弟柔和的脸,以及那句玩笑般的“Now give us a kiss?”

他突然发现,Loki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中除了玩笑,还有一点点,几乎无法被发现的,希冀与试探。或者应该称之为渴求才对。他为什么现在才发现呢?在那双的瞳孔再也无法聚焦在他身上,在那个身体已经变得冰冷,在他还没有为最后一句怒骂,也是他的最后一次不理解而道歉之后,才发现。神是不缺乏时间的。对于他们而言,时间不过是他们漫长的生命中用来计数的东西。只有人类才会畏惧时间,敬仰时间。但是头一次,他理解了这句话——他可能是最年轻的理解这句话的神了——“We're running out of time.”

他站在他后面,看着这个像火一样充实着光明和温暖的人,这个让自己宛如飞蛾一般的人。他恶劣的记恨着他最后的责骂,觉得应该将他现在如此颓废的一幕记录下来给那些中庭人和Asgard人看看,伟大的雷霆之神,Asgard的王,现在居然颓败的像个失恋的毛头小子。等等,谎言之神愣了一下,他为什么会想到失恋。

他死了。肯定句。

他被那个泰坦族掐断了脖子。他还记得那个感觉,呼吸不了,血液充到了眼球,最后,咔吧一声,颈椎断了。挺疼的,他下意思揉了揉后颈,才想起来,那个金发的蠢货,再也不能将手温柔的放到他的脖颈上,拇指一下一下的抚摸着他的皮肤。像是安慰,又像是告诉九界的所有人,他是属于他的——至少他希望,Thor有这个意思。

银舌头能说服所有人,却单单说服不了自己的心。他渴望又害怕,祈求又恐惧,坚强又脆弱。他并非不相信Thor,相反,他在这短暂的1500年生命里,从未真的打心底里怀疑过Thor,尤其是,Thor对自己的感情——当然他指的是亲情部分——他是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拥有得到Thor的爱的权利。毕竟,他只是个卑贱的冰霜巨人,是Thor最厌恶的种族,Odin乃至整个Asgard的宿敌。

他怎么配,被Odin的儿子,被Asgard的王,被那个万人敬仰的雷神,被Thor爱呢?

Thor知道火箭一直在偷瞄他,也知道他是在想办法该如何安慰自己。但是,没用的,他心想。他失去了一切,失去父母,失去人民,失去好友,失去Loki——他一半的灵魂与生命。他靠着想复仇的念想活着,他自我麻痹,只是想复仇,没有其他原因。但是最终,他失败了。他发现复仇并不能支撑他支离破碎的生命,真正的支柱是Loki。他想这个小骗子活过来,哪怕再一次用那种调笑的语气跟他说“surprise.”

哪怕几率很低,哪怕他自己心知肚明,哪怕他看着他死,爬到他的身体旁边,摸到了一手的冰冷。哪怕代价是他自己。哪怕一切的付出只能再见最后一面。他只想说句“I'm sorry.”他甚至不奢求他的原谅,但却希望表达他的歉意。他1500年来,最大的一次歉意。

I miss you.他低声说着,又一次红了眼眶。

Loki发现,他可以忍受被黑暗精灵用刀捅个对穿,可以忍受被野蛮的泰坦人拧断脖子,可以忍受来自Asgard人的不屑和Odin的不公,但是却无法忍受Thor的眼泪,哪怕一滴也不行。不得不承认,能轻易扯动诡计之神的情绪,与那颗早就被冰封起来的心脏的,只有雷霆之神。他能猜到,这个金发的大脚怪一定在自责,为什么他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You really are the worst brother.”可他不需要道歉,银舌头的自尊不需要去为了自己的清白而辩驳,更何况,他早已经从他的眼神中,泪水中,听到了无数遍,“I'm so sorry.”

他已经放弃说服自己了。在他看到Thor被折磨时,在Hulk冲出来一瞬间,下意识扔掉宇宙魔方,扑向他早已伤痕累累的哥哥时,在最后自白“I,Loki,prince of Asgard , Odinson , the rightful king of Jotunheim,god of mischief”时,他就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和自己那颗不怎么爱说实话的心,以及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萌生出的情愫。他无法忍受他的哥哥受一点伤。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

当他听到Thor说“But , no , this time I think it really might be true.”时还很想讽刺他到底还要记他多久,难道要像他们14岁,他捅他一刀那样,记1500年么?但是接下来,他的心脏瞬间跌落谷底,膝盖一软,硬生生的跪在了地上。他低头呜咽着捂住了心脏,那些单词压的他呼吸不过来,像一只手,狠狠打碎他的所有理智,将他厚厚的心防全部碾碎,然后,紧紧的将那颗柔软的心攥在手里。

他听到那只兔子问“And what if you're wrong?”

“If I'm wrong then……what more could I lose?”

在这短暂的1500年的时间里,他头一次这么渴望活着。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那个声音。

当整个星球的能量聚集在他身上时,那种剧烈的疼痛让他有点欣慰。他将这种疼当做是赎罪。被掐住脖子一定很疼,他想,而他又对他恶言相向,所以这是惩罚。他甚至能想象出Loki看到这一幕气急败坏的样子。他一定会觉得,自己是九界第一的笨蛋。能量带来的冲击蒸发掉了,他想到Loki时的眼泪。当他因脱力而摔在地上时,突然想起,他从未对Loki说过——以伴侣而非兄弟的身份——“I love you.”

“伴随我整个生命的占有欲,是从那小小一团递到我怀中开始的。我抱着他,像是抱住了整个世界。后来我每次将手放在他的后颈,都是为了告诉九界所有人,他是属于我的。但是,是什么时候开始,最初的亲情变了味道,而我却从不自知。我习惯他追随着我的目光和身影,但是碍于自大,在我们成年后,我就再未回头给予他拥抱。我理所当然的认为不需要,他会理解,却忘了他的敏感与骄傲。现在想想,我好像错过了很多东西,他眼神中的情绪,呼吸微弱的起伏和当初的那个吻。在短暂的1500年时间里,我从没有那么渴望过,他能活着,在我的身边。”

“You need my power.”

“I want alive.”

“Why?”

(当那个黑头发的瘦削青年凭空出现的时候,火箭,groot和矮人王艾崔都愣在了原地。他们看着那人焦急的跑到Thor的身边,将他抱在怀里,飞快的使用治愈魔法。当Thor睁眼时,他又瞬间掩盖住所有的惊慌和关心,一脸不屑的想要嘲讽。当然,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伟大的雷神一把搂入怀中,翻个身压在地上,不顾黑发男人的挣扎,旁若无人的吻了起来。)

在吻落在唇上的那一刻,张牙舞爪的他瞬间安静了下来。他渴望明白这个吻的含义,却又害怕真相将他的幻想打碎。直到,他感受到雷神的眼泪砸在他的脸上,紧紧贴合的唇呢喃着,他曾经回答的话。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他抬起手搂住他哥哥的脖子,慢慢加深了这个吻。

他曾经听到过,当人的思念与爱到达极致,言灵会满足你的愿望。原来他们对彼此的爱早就达到这一巅峰。

他听到Thor和自己回答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

“I love him(you) more than my whole life.”


Frigga妈妈说啥都是对的!(锤基,he)

(a4砍了灭霸脑袋,但还没有胖起来的锤)

(有私设)

(诅咒森林,传说里面有个亡灵之湖,可以看见并和死去的人对话)


他依旧走在前面,手里的火把还是忽明忽暗。他带着兜帽,将整个人都隐藏在了巨大的披风里。

 

金发男人沉默的跟在他身后,他看不到他的脸,听不到他的声音。而实际上,他们从未有任何交流。一切的起源都是那个梦,他跟随着梦的脚步,找到了这个亡灵的引路人——至少,在梦中,是这个身份。他来到那个阴暗的角落,注视着那个模糊的影子,突然一怔,又迅速回复了原样。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寂静无声,他却仿佛听到了一声叹息。遥远又近在咫尺。忽的,一个突兀的声音传来,像是打火石,又像是响指,那个火把,就出现在他面前。同时出现的,还有那个在斗篷里的人。

 

火光照不到那人的脸,他沉默了几秒,然后说了声,“走吧。”那人像是没听到的,直到他又说了一声,才终于迈开步子,悄无声息的走向了那个阴暗的森林。那是禁地,从未有人涉及。但是那人就像是去过几百遍一样,熟稔的在前面走着。他看着那人的背影,像是看到了什么,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他张了张嘴,可最终也没有说出一个字。一瞬间,他好像又听到了那声叹息。

 

金发男人看着那个依旧沉默的人,思绪飘到了很远的地方。他想起了那座宏伟的宫殿,想起了那道不变的彩虹,想起了那棵亘古的巨树。他想起了暴雨和雷电,想起了魔法和火焰。想起了那抹捉摸不透的绿和一闪即逝的笑容。他想起了满天飞散的谎言和被隐藏起来的真实。

 

他抬头,月亮还照耀在头顶。对啊,是他忘了,这里永远没有太阳。他跟着那人继续往前走着,耳畔传来了儿时的歌谣,悠扬的竖琴被厚重的号角碾碎,撒在天空,点缀成星。又一颗颗降下,落入记忆里那双绿色的眼睛中。是了,那双眼睛,永远像是点缀了空中最遥远的星海的眼睛,是什么时候突然黯淡了下去的?那双永远注视着自己的眼睛,是什么时候充满了自己看不懂的情绪?他低头笑了笑。或许没有人能猜到,那伟大的雷霆之神,仿佛太阳一样耀眼的大皇子,此刻笑的如此悔恨又如此绝望。

 

若是蛾子不在了,他这团火,又该如何存在于着九界之中?若是月亮永远不再升起,太阳又何其痛苦?若是世界上的黑暗消失了,欢呼中的人们,怎么会看到光芒眉间的孤独?阴阳相生相伴,相互依存,又相互争斗,最终合为一体。

 

可是现在,他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他的灵魂,被生生的撕开,被夺走一半,被毁于一旦。而剩下的那一半残缺不全,只够他活,却不够他活。

 

他想,要是重新来一次,他一定会仔细维护他的自尊,他一定会看懂他的小心思,他一定会找到藏在假意里的真心。他一定会在最开始就吻上他的唇,在最开始就斩断他所有的自卑,在最开始就告诉他,他将永远拥有他,无论他是谁,无论他身在何处,他会找到他,并带他回家。他会告诉他,他将永远同他并肩而立,共治九州。

 

如果是这样,那么Thor和Loki,是不是会永远拥有彼此,再也不会分开?

 

可惜,没有如果。他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他眼前,他拼命爬过去,抱住他的身体,想要捂暖他,他是那么迫切的想听到那句“surprise”,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在失去子民,失去国家,失去挚友时都没有掉泪的他,第一次,哭的那么大声,那么绝望。他后悔说的最后一句话还在责怪他,他后悔他到最后也没有懂他,他后悔,他再也没有机会说出他爱他。

 

他其实喜欢和他并肩作战。他喜欢他们之间的默契,喜欢那种不需要怀疑的安心,因为他知道,他的背后是有他的。那种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沟通,一个笑容就能理解的感觉,除了Loki,再无他人。但是,或许Loki不知道的是,他也在注视着他。哪怕是滔天之罪,哪怕是十恶不赦,只要是他,他都可以原谅。比起九州,在他心中,最重要的,一直都是他。

 

他说“Loki,I thought the world of you.”他说“but lets face it, our paths diverged a long time ago.”可他没说“I will find you wherever you are.”他没说“I will always love you.”

 

身前的人停了脚步,他走过去,与他并肩。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湖。那人将火把抛向湖面,然后,他看到了那张日思夜想的脸。那人伫立着,在转身离开的刹那被他搂入怀中。那人愣了片刻便开始挣扎,他则顺势摘下了他的兜帽,露出了和湖中一模一样的脸。

 

Loki以为,那硕大的披风和兜帽下的阴影,能掩盖住一切,却没想到还是被认了出来。他本想带他来这个地方,用魔法在这个可以通向英灵圣殿的地方,幻化出他的脸,断了他所有的念想。但是他失败了。

 

可那又能怎样?为了多活三日,他将灵魂和那条引以为傲的银舌头全部交换给了地狱之主。只为了,能让这个他爱了一千年的人,能好好活着。但同时,地狱之主也给了他一丝奢望,找到带有诅咒的钥匙,他就可以重生。他想都没想的就来到了中庭,他知道Thor一定在这。他不知道为什么,在他死后,能感受到Thor那么撕心裂肺的痛,连带着他也一起肝肠寸断。他仿佛听到了那句“What more can I lose?”,他仿佛看到那个人发疯的承受整个星球的能量,他看到那人活着,却和死了没什么区别。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他甚至不能过去拥抱他,不能跟他说“Hey,I'm here.”

 

咫尺天涯,不过如此。

 

他张了张嘴,发不出一点声音。他的银舌头已经不在了,三天时间也只剩下了最后的几小时。他本来以为这是最好的方法,却没想到发展成了这样。那个粗线条的人,被现实折磨,被痛苦逼迫着成长。他忽然有点心疼,那种感觉像根针似得一下一下,密密麻麻的扎着他的心脏。他怎么允许这个光一样的人,如此颓废。他怎么允许,那束光就此熄灭?

 

但总有他也无能为力的时候。地狱之主的魔法,他解不了,也没法解,那句蕴含着钥匙的话语,他不知道。但又好像是那么熟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第一次如此茫然失措。那种无力感,让他害怕。Thor的吻就这么突如其来,又自然而然的落了下来,轻轻的触碰着他的唇。Loki突然想嘲笑他,伟大的雷神,很么时候这么小心翼翼了?但同时,他心里的某块坚冰突然碎了,碎成了个窟窿,然后被更温暖的东西填的满满的。随后,他听到了那句,幻想了一千年的话。不是兄弟,而是爱人。

 

他听到Thor说“I love you.”

 

他看着Thor的眼睛,眼泪就那么毫无察觉的落了下来,然后他笑了,笑的如此绚烂夺目,像天上耀眼的星河。他搂住了Thor的脖子,加深了这个迟到了许久的吻。在这个充满死亡和诅咒的森林中,在月光的照耀下,他们拥吻着,以爱人和灵魂伴侣的身份拥吻着。失散的灵魂再度合二为一,而只有这样,他们才算是活着。他感觉到了,这就是那个钥匙。他忽然想到了,Frigga曾经对他说的话。是了,Loki想。Frigga从没错过。

 

她说,“Loki,love is the greatest power in the world.”

她说,“My son,You deserve to be loved.”